河豚西瓜仔

【安雷】再续前缘

#改动有

#ooc

#迷







穿过茂密的丛林,在绿茵的深处,有一间古老的木屋,屋子外面围了一圈竹子制成的栅栏,后院也是一大片竹林,池塘里飘落着落花落叶,里面没有鱼,池塘底部的青石闪着亮白的光,那是山神的住所。


安迷修跟秋游的大部队走散了,太阳渐渐落下了山,四周静悄悄的,偶尔会有一两只虫子或者鸟儿叫几下,听不见朋友的呼喊声,只能往前走,虽然不知道穿过林子会去到哪里,但是安迷修不允许自己止步不前,教他学武的老师傅告诉他,当他找不到方向不知所措的时候,向前就对了。安迷修只听了个半懂,当时年幼的他还不能理解老师傅的话里有话。


踩过的落叶被踩碎,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树林里可见的光越来越少。安迷修有些累了,停下来在一棵大树下稍作歇息,“所以说我为什么要跟来爬山呢……”明明同事跟他女朋友来就可以了,还说什么说不定山上能有艳遇,真是信了他的邪了,深山老林里哪来的艳遇。


“呀,这里居然还有人。”一个清脆的女声响起。安迷修抬头看,一个穿的像是大学生的女孩子从树后面走了出来,她的膝盖上破了皮,走路有点困难。安迷修赶紧起来扶她坐下,问她这是怎么了,女孩带着歉意的笑了笑,说刚刚下坡的时候摔了一跤。


“小心一点吧,这片山区还没有被开发,有个野兽什么的你一个女孩子也应付不过来。”安迷修取了个创可贴给女孩贴上,女孩笑着向他道谢。“你是迷路了吗?”女孩问安迷修,安迷修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是啊,跟同事出来登山但是走到半路走散了。”女孩的眼睛亮了一下,“好巧,我也是,不过我是跟室友来的。”


两人聊了一会儿,天已经黑了,安迷修生了一堆火,包里还有些压缩饼干可吃,女孩两手空空,安迷修就将吃的递给她,女孩愣了一下,接过了饼干之后就在手里玩,也不吃。安迷修看她奇怪的行为,问她,“你怎么不吃啊?”


“......”女孩看着安迷修,安迷修发现这个女孩的眼里泛着红光,但是一眨眼又消失了。大概是幻觉吧,安迷修这么想着。女孩抱着腿转头看着火堆,“你想知道吗?”


“诶?”这下安迷修有些糊涂了。


一阵冷风吹过,树叶沙沙作响,吹的安迷修直打哆嗦,天上的月亮不知什么时候出来了。安迷修正想问女孩冷不冷的时候,女孩突然站了起来。腿上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了,手上长出了长长的指甲,身上散发着寒气,一头黑发被风吹的有些凌乱。


安迷修心头一紧,警惕的站起了身。


女孩嘿嘿嘿的笑着,阴森森的,她抬起头,眼睛里闪着红光,嘴里长出了尖牙。那双眼睛瞪得老大,直勾勾的盯着安迷修。血红的双唇张合着,声音变得古怪起来,“小哥哥哟……你真是个好人啊。”女孩向安迷修走去,踩过的树叶化为了灰烬。


“你知道我为什么不吃那个东西吗?”


“因为我啊。”


“是吃人肉的啊!”


女孩尖叫一声向安迷修扑来,尖利的爪牙撕碎了安迷修的领带,好在安迷修躲闪的及时没有受伤。火堆里的火小了又旺,在风中跳跃着烧的柴噼里啪啦的响。女孩,应该是女妖转身对着安迷修又是一袭,速度快的可怕,安迷修躲闪不及值得用手护住胸口挨了她一爪,温热的鲜血流了出来滴到地上,女妖看安迷修见了血,突然像发了疯一样的尖叫,攻击的速度又加快了。


“这是何等香甜的血啊!”


安迷修躲闪中腿上和腰间都受了伤,渐渐的体力有些不支,躲闪的速度慢了下来,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多,越来越深,血不停的冒着,流了一地。安迷修的神智已经有些不清了,靠在树上看着女妖带着玩弄得意味走来。


“完了……”安迷修合上眼睛,静静等着死亡的到来。


“啊!”女妖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一节左肢被砍落喷出一片发黑的血,女妖面色痛苦的跪在地上,身体蜷缩着,黑发乱披着遮住了丑恶的脸。


远处走来一个掌着灯的人,手里握着一个树枝。安迷修看清来人下一秒就晕了过去,黑暗中隐隐约约能听到女妖的惨叫声。


好像是做了噩梦,安迷修梦见他朋友叫他去领快递,他从快递小哥那里结果一看,一直还流着血的左手,等他惊恐的抬头看快递小哥,已然是明明已经死去的女妖的模样。泛着红光的眼睛,血红的嘴唇,尖利的獠牙,嘴角流着黑色的血,抬手伸向安迷修的眼睛。


安迷修猛的睁开眼睛,呼吸急促,身上冒了一身冷汗。天花板上挂着些小鲤鱼的物件,安迷修悬着的心放了下来。本来想坐起来,安迷修一动就浑身剧痛,果断放弃了坐起来的念头。


“没想到你这么弱鸡啊。”


闻声一看,一个穿着有些复古的黑发男子坐在窗边,月光照在他的脸上只看得清半边,应该就是救他的人没错了,安迷修记得那个人有双漂亮的紫色眼睛。这时候安迷修才想起来仔细大凉这个人,这人一身白,系着蓝白的要带,从领口可以看到里面黑色的里衣,头上带着有五角星图案的头巾,生的很是好看。


男子翘起二郎腿,托腮看着躺床上的安迷修,对上了眼睛,见他在盯着自己不禁觉得好久笑,“喂,看够了吗。”安迷修回了神,尴尬的下意识想坐起来扯到了伤口又疼的皱起了眉。安迷修问他,“你是谁?不会也是妖精吧。”男子笑出了声,“问别人名字的时候不应该先自报家门吗,安迷修。”


安迷修无言以对,人家刚刚才救了自己,照刚刚那么说着实有失礼貌,但是又觉得哪里不对,“你都知道我是谁了还问我干嘛。”“你哪里听到我问你名字了。”


安迷修觉得他可能不是被杀死的而是被气死的,迟早要被气出内伤来。那人切了一声,转头移开了视线。许久,他说道,“雷狮。”“你说什么?”“没听见算了。”安迷修听见了,这个男子叫雷狮,虽然安迷修怀疑他是妖精但安迷修觉得雷狮是个好妖精,只是嘴上不饶人。


雷狮……


这个名字有点耳熟。


似乎在哪里看到过,又在哪里呢。


安迷修又睡了过去。


鸟儿叫唤着,在窗台上停歇,山里的野鸡打了鸣。安迷修睁开眼睛,觉得有什么东西搔的他脖子痒,低头就看见雷狮把头埋在被子里,黑发不安分的炸了起来,安迷修笑了一下,突然有些惊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笑。安迷修伸手揉了揉那黑色的一团,还没揉几下就被雷狮啪的一下抓住了手腕,力道之大疼的安迷修叫了出来,大概是握到伤口了。


雷狮把头从被窝里钻出来,打了个哈欠,甩开安迷修的手翻身下了床。有那么一瞬间安迷修觉得其实雷狮是一个隐居在山里的人,当然只是看上去像,要不是昨天安迷修看到了雷狮用一根树枝就砍掉了女妖的一只手……


安迷修开始好奇雷狮这个“妖精”了。


过了三日除了第一天安迷修就没见到过雷狮,都是一些猫猫狗狗在照顾他,给他带了很多灵药,也跟安迷修天生恢复力好有关系,仅仅三日,伤就已经好的差不多了。那些猫猫狗狗自然也不是普通的猫猫狗狗,都是成了精的。看来雷狮还是个大妖怪。安迷修如此想到。

安迷修闲来无事就在屋里逛,雷狮不在,除了一些被布了结界的地方,安迷修已经把这个宅子逛遍了。无意中他听到了猫小二和狗小三的谈话。“雷狮大人又捡了个人回来呢。”“是啊是啊,每过约一百年就捡回来一个人,要知道与人接触多了对雷狮大人只是弊大于利啊!”“唉!大人的心思我们这些小妖精就不要猜了。”


原来他不是唯一一个吗。


不知道是安心还是失落,安迷修觉得自己到这里以后就变得怪怪的。


晚上安迷修看雷狮回来了,手上流着血,不是别的妖精的,是自己的。安迷修赶紧跑过去抓起雷狮的手,血流个不停,雷狮眼睛里少了点光,紫色黯淡了些。“别动手动脚的。”雷狮抽开手冲自己的房间里走去。安迷修紧跟上,雷狮一进屋就砰的把门关上了。


安迷修站在门外,头一次觉得,雷狮他的存在太迷了,或许应该怪自己对他什么的不了解。安迷修有好几次想要下山回家,都被小妖精们拦住了,说是雷狮的命令不让他离开。雷狮的所作所为都让安迷修感到不解,而且他也搞不懂为什么见到雷狮会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熟悉感。


房门突然开了,里面没有点灯,黑漆漆的,安迷修走进去。雷狮依旧坐在窗台边上,翘着二郎腿。安迷修叫他,他没有反应。安迷修看他的手上的伤已经简单包扎过了也就没再操老妈子心。雷狮突然站起来,在墙上的壁画上摸索了几下,画像上的人棕色的头发碧绿的眼,与安迷修有几分相似但是气质比安迷修更成熟。


画上突然浮起了发光的法阵,雷狮走进了法阵当中,消失了。安迷修愣在原地,听见雷狮叫他进来才走进去。里面的世界只有他们两个人,雷狮带着安迷修走进一个房子里,里面存放着一些看上去有些年代的东西。


安迷修看到那一对双刀时,脑子里翁了一下。等他回过神,双刀已经被他我在手里。安迷修看着雷狮,“我……”雷狮突然笑了,仿佛突然间心情大好的样子,“拿着吧,这东西该还你了。”“还给我?”“还给你。”


取了这两把刀,两人就出去了。安迷修又自己试了很多遍都没能再进去,雷狮这几天一直没出去,安迷修觉得他可以趁这个时机了解一下他。



“生日?”


“四月十号。”


“喜欢吃的东西?”


“烤串。”


“居然不是人肉吗?”


“……你是傻子吗?”


雷狮不耐烦的戳着桌子,“我堂堂山神吃什么人肉。”


“……”


“原来你是山神的吗?”


“你以为呢?”


“我还以为你是妖精呢。”


“别把我和那些低等的小妖相提并论。”


原来是山神啊,安迷修松了口气,虽然这个山神跟印象里的山神相比起来很不正经,但还是个好人。雷狮问安迷修,“你难道不好奇我为什么知道你的名字吗?”安迷修颂了颂肩,“你都是神仙了有什么不知道的。”“你这么想也不算错,但是也不能算全对。”“哪里不对?”“你自己想去!”


安迷修发现雷狮这个山神活的像个孩子,自己的房间不让别人进还不喜欢打扫卫生,明明很强大却喜欢跟那些小妖怪打架,雷狮告诉他那天晚上就是被暗算了而已。吃饭不喜欢青菜,不喜欢西蓝花,全部都挑给安迷修吃。


明明自己很幼稚还说我。安迷修想道。


那两把双刀,安迷修是一直带着的,这两把刀让他看到了一些东西,虽然只是些破碎的片段但是拼凑起来应该就是个骑士跟海盗的故事还有皇子和将军的故事。再往后零零碎碎的,零碎的片段里面安迷修记得有一位书生上山和他一样遇到了山神,大概就是雷狮没错了,这个故事之后的很多个片段都是有个人上山遇到了雷狮,无限循环。


晚上的时候,雷狮抱着枕头爬上了安迷修的床。像第一晚一样钻进了安迷修的被窝。“最后一晚了。”雷狮说。安迷修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只是嗯了一声。很奇怪,他不是一直想要回家吗,但是怎么又觉得不舍,这里的一起对他来说应该只是一段奇遇,难道说,是眼前的这个人让他觉得舍不得吗。


“安迷修,转过头来。”安迷修照做了。雷狮捧着安迷修的脸对上了安迷修的唇,两对温热的唇相对,只是一个淡淡的吻。安迷修觉得雷狮是在给他灌输什么东西,是记忆。


海盗为了骑士放弃了自由,骑士为海盗背弃了道义。


效忠于皇子的将军征战沙场,当战亡的噩耗传入宫廷,当夜皇子便失踪不见。


书生踏上了山路,与山神相爱,天上人间,奈何情深却不得有结果,山神抹去了书生的记忆放他回乡,从此只是一人苦等这轮回。


“雷狮……”安迷修想起来了,这种熟悉的感觉,命运的红线从未割断哪怕是阴阳两隔。枕巾上湿了一小片贴着脸上有些冰凉。眼皮越来越沉,床上两人相拥而眠。


次日雷狮放安迷修下山,走的时候叫安迷修把刀带上。


“冷热流,本来就是你的东西。自己的东西自己拿着!我可没那闲工夫帮你看着。”


安迷修与雷狮再说了点话,叫他晚上不要踢被子,少打架,青菜什么的都要自己吃掉。等安迷修注意到山神其实可以不进食之后,只是笑着无奈的摇头。“这一别等的就是下一世了吗?”“不,我不打算抹去你的记忆。”“为什么?”“万一下次你个榆木脑袋死活想不起来咋办!”“那我还可以回来看你吗?”“你想来就来呗反正我是不会去找你的。”


走之前安迷修找出自己的相机要跟雷狮合照,结果照下来根本没有雷狮的影儿。安迷修还是保存好了照片。下山的路上很安全,没有小妖精的骚扰。到了城里,安迷修把照片洗了出来,还是只有安迷修一个人的照片,安迷修把它框了起来,放在床头柜上。照片只是寄托着思念,思念本身还是在想念人的心里。


安迷修请了一个月的假,打算回去看看雷狮,帮他收拾收拾他的房间什么的。他按原路去到山里,山已经不再是山了,各种施工的大型车辆围在那里,山上光秃秃的没有树林没有竹林。安迷修赶紧跑上山,木屋已经破烂不堪,池塘里的水也干了,小妖精们一个都不剩。


安迷修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心里的伤心里夹杂着愤怒。


“安迷修先生是吗?”


安迷修回头,是一只翠鸟,摇身一变化为了人形。


“并不是初次见面,我是卡米尔,雷狮的弟弟。”


卡米尔,安迷修是有印象的。那年他还是个孩童的人形,现在长这么大了啊。


两人找了个地方坐下。


安迷修问,“雷狮……他还好吗,”


卡米尔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道,“大哥是叫我告诉你他没事的。”


安迷修松了口气。


“但是我希望你能知道真相。”


“你在的时候大哥就已经知道了这山要保不住的事情。你开始的几天没有见到他,是因为他都在忙着护送那些小妖精和动物离开,那天晚上回家他受了伤,是因为被人发现用枪打伤的,不过很快就会愈合。你走了之后的一个月后,人们开始上山,抢夺走物资和没来得及逃走的动物。再过了两个月!这个山荒废了,现在这里将要被夷为平地。”


“你应该知道的,山神跟这山是共存亡的,一座山没有山神还有地精,但是山神没了山就像鱼儿离了水,活不得,所以……”


“停!”安迷修双手抱着头,泪水滴滴答答的落在裸露的土地上。心里揪心的疼痛,精神上的冲击让安迷修无法接受现实,但是现实就是现实。用什么也换不回心爱之人的痛苦,就像当年皇子唤遍天下名医就不回战死的将军,连结几世情缘的红线突然断开,是天道如此理所应当还是其他?


“如果这是命运的必然,如果这是理所当然的天道,那么我就,逆天而行。”


“这一次,换我来等你罢。”


说书人合上扇,台下众人沉默,没人注意到角落的两个人,相看了一眼,会心一笑。


end







半夜三更的时候写着个可刺激了


评论(2)
热度(84)

玉碧真好吃
藏唐明唐丐唐真好吃
华武真好吃
萧居棠真可爱
k列2248597850

© 河豚西瓜仔 | Powered by LOFTER